2012.06.25

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 Footbridge

今天是在Wrangell國家公園的最後一天,經過一夜滴滴答答,外帳潮濕不堪,實在沒有心情體力爬出睡袋,草草收拾,匆匆吃完早餐,在Kennecott稍作休息,還剩下最後一段路,到了McCarthy再穿過只有人、推車和腳踏車能過的Footbridge後(啊,還有ATV車,總之汽車無法過),就只等巴士來接我們了。

從Kennecott到McCarthy,說長不長說短不短,5 mile 7公里,來的時候花了我們2個多小時,這次卻只走了1個半小時,真是多虧了可惡的蚊子大軍。McCarthy也是因銅礦而興起的小鎮,現在早已沒落,四處呈現頹敗的景色,許多房子倒塌,一家雜貨店似乎成了Hostel,旅遊業仍然存在,有許多戶外活動Guide、小飛機行程,甚至有家旅館從礦業時代開到現在,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後來興建的新房子或是整修過後的老房子,外觀都仍保有當年的風格,Kennecott也是如此,這從博物館裡老相片可以看出,而不像台灣總是喜歡拆掉磚房蓋水泥。

背起沈重的行囊,告別沒有氣力細細咀嚼的McCarthy,走在footbridge上,再見了,Mt. Blackburn,再見了,Root Glacier,再見了,Wrangell國家公園,再讓我回頭望一眼。

然後,我被震懾住了,身體跳上跳下,驚呼,腦袋卻無法思考。

「為什麼它一直在那裡,而我們都沒看見?」眼前,Stairway Ice Fall,像一堵冰牆聳立在眼前,如此的壯闊,如此的沉靜。

花了整整5天的時間在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裡打轉,去的地方卻不出眼前這個峽谷,而這又遠遠不及整個國家公園的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我想到,當時沿著Eria Mine Trail不斷向前,Trail越來越小,最後走在山腳和冰河堆積起來的陡峭小丘脊上,左邊是冰河,右邊是山腳的積雪,削尖的崚脊由碎石堆積而成,最窄僅容一人的Trail邊緣不斷有小石頭滾落,耗了大半天,終於來到Stairway Ice Fall前,讚嘆於眼前震撼的巨大冰牆,我打開地圖,發現Root Glacier只不過是條巨大冰河的支流的支流,這冰牆之後,地圖上是全白一片,我想像著,那一望無際的雪白,群山的莊嚴殿堂,風雪的世界,天氣晴朗的時候,深藍的天空,湛藍的冰河相映成輝,轉瞬,暴風雪把一切色彩絞碎,只剩白色......

而這堵牆,硬生生地擋在那裡,界線,壕溝,區隔開普通人和冒險者,我只能停在這裡,無論我多想,但我不甘心,我想踏遍這世界上的各種地方,我會一直一直,想辦法走下去。

看著眼前的地形,冰河來了又去,留下U型峽谷,地殼不斷抬升,Kennecott River不斷下切,我突然想起在《綠色阿拉斯加》裡的那句話:「我沒看到其他的船,天空中也沒一架飛機,陸地上亦沒任何人發出任何訊號。我們只是銀河中的一粒塵埃,大海中的小水滴,以及畫過無盡大地上的一個閃光罷了,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僅無足輕重,也毫無影響。」

, ,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