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03 Sun 2013 22:46
  • 芳苑

我看不見來時的陸地,亦無法得知通往何處,無限這概念,於此具現成兩個方向:一條水泥路,從無限遙遠的來處,延伸至無限遙遠的彼端,聚縮於前面後方的地平線。假如使用衛星定位,大概會位於台灣海峽中央,或一個沒有衛星定位的地方,我這麼希望。

文章標籤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晨光中,透著台灣冬天特有的濕寒,當然沒有Alaska冷,就數字上來說;不過,寒冷是一種相對的感覺。今天也沒有多少晨光,整個天灰矇矇,雲層壓將下來,天亮了,卻不知日出了沒。

文章標籤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命源頭的面貌

看哪!

小小的種子蜷縮著,

砰登-砰登-

湊耳傾聽,

砰登-砰登-

彷彿能聽見心跳聲似的。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2 Thu 2012 15:44
  • 橫豎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以為一個像Alaska那麼冷的地方不會有蚊子,那就大錯特錯了!

來吧,夏天來一趟Alaska,出去戶外走走,嘗試去找一隻棕熊(在安全距離外),或是想辦法跟蹤一隻麋鹿(當然,還是得在安全距離外,別以為對方吃菜就小看牠)。我敢打賭,要是沒有防蚊網帽,什麼和野生動物的第一線接觸,讓人印象深刻的雄偉麋鹿大角,驚險刺激地與熊對望的經驗,都是假的。

只有蚊子,大量的蚊子,鋪天蓋地的蚊子,像一團愁雲慘霧籠罩著又揮之不去的蚊子,像惡靈般緊抓著倒楣的附身不放,以血腥的恐懼驅使著你恍惚地向前,兩條早已僵硬麻木的腿機械式的來回擺動,就在你放棄抵抗的那個瞬間,它們趁虛而入一湧而上,於是你只好浴血奮戰,或許打死了幾十隻它們,或許暫時驅散了它們,但終究,你不得不再度邁開步伐,不是求生,而是只求片刻的安息。

然後你會知道,為何它們被稱為阿拉斯加州州鳥。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在熊和蚊子之間,我或許會選擇熊,在我無法抵禦蚊子的情況下。

文章標籤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