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見來時的陸地,亦無法得知通往何處,無限這概念,於此具現成兩個方向:一條水泥路,從無限遙遠的來處,延伸至無限遙遠的彼端,聚縮於前面後方的地平線。假如使用衛星定位,大概會位於台灣海峽中央,或一個沒有衛星定位的地方,我這麼希望。

感覺像是在無意中,闖進了一個異世界,入口在哪?何時進入的?不得而知,當意識重新回歸,我已在這,獨自一人,被天地包覆。

這裡,沒有其他人,灘地上沒有蠢蠢欲動的招潮蟹,天空中沒有一隻飛鳥,最後印象裡瑟瑟發抖的金斑鴴早已消失在上個世界。這裡,只有無窮無盡的蒼穹、灘地;狂風不分日夜怒吼,挾著飛砂粒粒,從北側襲來,狠狠地甩過臉龐,撲向摩托車,滲入安全帽縫隙,鑲進眼角,瓦解並不如想像中堅強的意志。

摩托車搖搖晃晃,幾度欲倒,到後來再也無法前進。我縮在背風的那一側,戰戰兢兢地露出眼睛,想看清楚風的源頭。

心臟噗通亂跳,那是興奮、感動,因這個壯麗的世界;亦是恐懼、害怕,因這強大而絕對的力量。

, ,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