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9 5

下午時分,與約好的兩人不一樣,我獨自一人到了193縣道的4又2分之1公里處,身後是一大片長草地,從前方飄來大海特有的腥味,這是我流浪花蓮的最後一站。

阿碩從海的方向出現,給人第一眼的感覺像個軍人,精壯的身材、黝黑的膚色,以及短短的平頭,卻穿著藍白拖短T恤,感覺像極了會蹲在村裡家門口抽菸的原住民阿伯XD,牽著車子跟著他緩緩步入低調的小漁村,193的4又2分之1 海洋背包中途旅社靜悄悄地坐落在此,等著不小心遇上的旅客。

剛踏進193的庭院,四隻小小貓馬上一哄而散,在我的左手邊阿碩將小倉庫的屋頂改造成特等席(現在小倉庫的名字叫小海倉,高級的咧),右手邊的洗手台中則堆滿了海留下來的寶物,屋外牆上掛了面魯夫海賊團的海賊旗,我不禁這麼想著,深深喜愛大海的阿碩一定很希望能像魯夫海賊團一樣,往世界的盡頭冒險而去吧?

2008 9 5 (160).jpg  2008 9 5 (170).jpg

屋內則隨處可見撿來或自己做的家具,大海捎來桌子、書架與床板,七星潭送進海風、浪聲,阿碩用隻畫筆把海裡的藍請進來,海上有鷗、有雲、有太陽,海裡有魚、有鯨、有海豚,還有隻大海龜!

2008 9 5 (148).jpg  2008 9 5 (185).jpg

2008 9 5 (186).jpg  2008 9 5 (191).jpg

那天,我在七星潭靜靜地聽潮聲,看海浪,看人手一支釣竿,再把一顆顆有趣的石頭撿起來放在心底,撫摸著他們的紋路,想像他們是如何被立霧溪的最源頭從奇萊山腳下切割、拔起,在一路跌跌撞撞地被流放大海,一路滾落又深又冷的太平洋,只有最最幸運的,才得以被溫柔地捧著,放回海灘,但他們卻再也回不了那遙遠地故鄉。

2008 9 5 (124).jpg  2008 9 5 (137).jpg

2008 9 5 (145).jpg  2008 9 5 (147).jpg

晃著晃著回到了193,接近傍晚,蚊子開始餓了,幾個小鬼頭跑來找阿碩玩,開開心心地幫忙升火弄煙,看能不能驅散些噬人的蚊,或盪起鞦韆來(鞦韆也是手工的!),或爬上爬下,或跟在阿碩屁股後面轉來轉去,天真無邪的氣息瀰漫在小小的庭院裡,我上了特等席,一個看似小鬼頭們的頭頭的小鬼頭也跟著爬了上來,我畫畫,他看我畫畫,我把紙筆傳了過去,他在我的本子裡蓋了一艘船,自己威風地站在船頭,還留下三個大字:閻金元。

2008 9 5 (157).jpg  2008 9 5 (156).jpg

2008 9 5 (163).jpg

夜裡,隨手從木頭書架上拿起從沒接觸的村上春樹,沉浸在奇特的小說之中,對那晚的記憶已有些許模糊,還隱約記得那晚和阿碩並沒有太多言談,但193本身有種魔力,是由黃澄澄的燈光、粗糙水泥牆壁地板及其上由藍色顏料構築成的大海、漂流木家具、四隻小貓及Hino* 突如其來的小插曲,以及阿碩所共同編織而成的,這股魔力讓人在過了一年半後的今天仍然想念著這個地方,即使這裡並沒有柔軟的床、舒適的棉被或良好的浴廁。

當晚,我在大海龜的背上沉沉睡去,任由牠載往大海身處的夢鄉。

隔日早晨,當我發現一隻小小貓坐在我的胸口張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醒來,這股讓人   想念193的魔力便又更強烈了點。

 

後記:

偶然之中,得知了193即將在2月底收起來的消息,震驚之餘,馬上想跳過前面的流浪花蓮直接寫這篇,既然無法自私的對阿碩說:留下來,那只好用這篇文章紀念193的4又2分之1,關於阿碩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要寫,卻不知該如何夾雜在文章裡頭,不說話時像大海般沉靜的阿碩,正視著小鬼頭們的阿碩,幫每一位訪客編號寫誌的阿碩,甚至還弄了間小雅檳榔圖書館的阿碩......縱使現在並不是他理想中的生活,但193的確帶給許多人美好的回憶,希望在193結束之後,阿碩能找到另一個理想中的193,不一樣的193。

*Hino是阿碩家的大黑狗,名字是從紅檜Hinoki來的(雖然森林系老師堅持Hinoki指的是扁柏),那天晚上他終於出現在阿碩家門口的時候腳上勾著兩個魚鉤,我們好不容易把一個拿了下來,卻怎麼樣也拿不下另外一個......可憐的Hino後來只好去看獸醫了。

193的4又2分之1,雖然193即將要收起來了,還是可以去看看他們的點點滴滴^^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