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昆陽

霧,在我們頭頂形成一片低矮的天花板,濃厚到就算塌下來也不奇怪。
昆陽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界牌面無表情地看著四周不斷拍照與被拍的人們。
越過了這個界牌,就踏上了國家公園的土地,雖然說是這麼說,實際上卻一點感覺也沒有,興奮?好奇?高興?沒有,通通沒有。

只有指標性的意義,到了這裡,表示武嶺就在前方不遠處,到了武嶺,今天的旅程就剩下一半了。

在標高3091的公路上,連小狼也氣喘如牛,放慢腳步,比起之前,多了一些看風景的機會,也多了一份小心,以免摔下懸崖。
原本陰暗沉重的雲霧,在此處止步不前,緩緩騎過,像是穿過了一道無形的牆,色彩隨著陽光灑落,感覺從黑白螢幕直接轉成彩色,視野開闊起來,滿坡的玉山箭竹像新發的嫩葉般的翠綠,黃、粉白、粉紅、艷紫、藍紫色的各式小花,隨著風前後搖擺。

這兩側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

好久不見的陽光,曬得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讓興奮的心隨著叫喊發洩出來。

2008 8 30 (106).jpg

11:20  武嶺

武嶺,標高3275公尺,台灣公路的最高點,開車所能到達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回首來時路,台14甲像一道疤痕劃過箭竹草坡,不遠處,一條岔路通往合歡主峰,一台台車如黑羊和白羊般擠在路口,互不相讓,此時已近中午,太陽力量正強,散發著萬丈光芒,緩步邁向穹頂,俯身察看在武嶺的人們。

我從沒體驗過如此陽光普照的武嶺,更沒體驗過這麼多人的武嶺!

還記得上次來到武嶺,是在如藍色天鵝絨的天空下,和寂靜與冷冽一起等待日出。
而現在,車子一台台出入,觀景台上人們來來去去,有父母帶著小孩,有手牽著手,有好友一起出遊,散心,看風景......,我完全想像不到,一個小小的武嶺竟然能塞下這麼多人!

2008 8 30 (111).jpg   2008 8 30 (115).jpg

左圖:只有可愛又不怕生的岩鷚,敢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蹦蹦跳跳。
右圖:從武嶺俯瞰,合歡山莊看起來像是玩具一樣。

2008 8 30 (119).jpg

環顧四週,嘈雜的聲浪一波波打了過來,人,因害怕孤獨而群聚,因排遣寂寞而交談,忽略了內心與環境的聲音,靈魂早已脫殼而出,空具形式的嘴如離水魚兒一開一闔,看似快速交換著資訊,卻往往文字出口便已消散於無形。

人為了擺脫無聊,卻召來了更多無聊,於是被困在迴圈之中,值得慶幸的是,多數人並不知情。

一旁岩壁上佔滿了遊客,只見所有人視線範圍內豎立著禁止進入的公告,還有兩個警察苦苦哀求他們從上面滾下來,看來就算全民識字率達200%,選擇性文盲還是大有人在。

2008 8 30 (120).jpg   2008 8 30 (121).jpg

11:40  小風口,合歡山管理站,特生高海拔試驗站

同一個地方,相隔兩個月,竟然有如此大的變化,還記得兩個月前的杜鵑花海,還記得兩個月前的粉紅山坡,還記得兩個月前第一眼看見的感動,如今,一切已回歸樸實的綠,靜靜等待下個綻放的季節。

2008 8 30 (148).jpg    2008 8 30 (151).jpg

毫不費力地,機車一路向下滑去,前輪一踏出,雲霧的後腳就緊跟上來,兩旁的針葉林像巨大的綠色金針菇,正賣力地伸著懶腰,綠色的大手高高地構到天邊。
公路上,不時可以看到山憤怒的痕跡,山靈走過,從它顫抖的身上,抖落大量石塊,以及其中夾帶的種籽。
在最險惡的地方,總是可以看到最美麗的生機,一棵棵形形色色的林木,深根在崖邊,迎著陽光,閃耀動人。

路,上上下下,有時溪谷近在咫尺,有時則又雲深不知處。
巨大的雕刻就在我們眼前、腳下、頭頂,最偉大的師傅,用時間、落石、大雨,

貼著深不建底的懸崖騎車,雖然感受到中橫的壯闊,卻也不由自主,在心中默默祈望,山,別在這時後醒來。

2008 8 30 (159).jpg   2008 8 30 (162).jpg

2008 8 30 (163).jpg

路上忽然發現一小段崩塌,已有三位大哥在現場悠閒的搶通道路,看來是做得很習慣了,一小片山坡地義無反顧地從中橫上經過,也許這些小石頭們只是想過馬路到另一邊去,就像是墾丁的螃蟹一樣,只不過不小心被壓死的角色互換,換成我們罷了。

2008 8 30 (171).jpg

到達新城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了,這裡雖然是出了太魯閣的第一站,但卻像是個被人遺忘的小聚落,灰白色的氣氛籠罩著整個新城,中、小學裡沒有習慣中的小朋友的嬉鬧聲,教堂看起來鮮少有人來祈禱,許多屋子更是已無人居住,像是沒了靈魂的空洞軀殼,呆板地聳立著。
只剩下老人,三兩成群坐在巷口,茫然的眼珠瞪視著我們,明白的指出:你們是外來者。

新城,就連夜空,也是灰白色的。

向新城國小的警衛報備一聲,整理一下環境,攤開睡袋,這就是今天過夜的地方。
看著有些熟悉的操場,不禁回想起兩年前,在這個地方,差不多的時間,同樣的兩人,被一群育幼院小孩子撿回家的故事,雖然他們沒有名義上的父母,但卻有一個溫暖的家,還有多餘的愛可以送給其他人。

漸黑的新城,只剩一盞孤單黃燈,在夜晚裡不停的閃爍。

2008 8 30 (174).jpg   2008 8 30 (175).jpg

2008 8 30 (176).jpg
感謝這位小妹妹和他的朋友,和我們一起分享笑容。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