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 9 . 1  (一)

5:50

在鳳林的7-11醒了過來。真是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在7-11過夜。

昨天晚上原本是在太巴塱尋找借住的地方,我們要求的不多,就像前一天晚上一樣,只要有個遮雨的地方就可以,尋找許久,終於找到了願意收容我們的地方,那就是太巴塱天主堂,按了電鈴,出來一個一臉疲憊的外國神父。
平常很與神父有所接觸,更別說是從異國來的神父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心靈與熱情,讓他們願意在人生地不熟,甚至連台灣人都感到陌生的地方,操一口不流利的國語,停留多年?
雖然很好奇,但是神父的國語實在不怎麼流利,說了半天只聽懂一些,神父過沒多久就要回自己的國家了,感覺有些落寞,是不是來台灣傳教遇到困難與挫折呢?不知道,也沒有問,和神父拍了僅此一張的紀念照後,默默的回到車棚下準備睡覺。

沒想到,前一天晚上沒出現的蚊子神風特攻隊今天傾巢而出,就算縮在睡袋裡臉用頭巾遮著,露出的口鼻一刻也不停歇地被叮咬,而且天氣悶熱,縮在睡袋裡的身軀汗如雨下,非常的不舒服。忍到半夜,實在沒辦法入睡,摸黑匆匆收拾行囊,往回騎去,整條大路一片漆黑,沒有行人,沒有來車,只有精力旺盛的狗兒還醒著,不時地追在車後,盡職的對著我們這兩個陌生人汪汪大叫。

進了市區,遇到第一家7-11馬上衝進去,倒頭就睡。

雖然能不被蚊子打擾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是趴著實在無法久睡,常常睡睡醒醒,到了凌晨5點,終於完全睡不著,環顧四周,原來來到鳳林市區。
(本來想說這種難忘的經驗只有一次,沒想到今年去合歡山又遇到類似的事情,婉瑄有點不適應高山環境,頭痛得無法入眠,於是又再一次上演逃難到7-11。)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流浪花蓮 - 從鳳林到太巴塱

吃過早餐,在加油站刷個牙洗個臉,把昨晚洗過的襪子衣褲掛在車上,準備讓旅途的風吹乾它們。

車子經過萬榮,應婉瑄要求,去拜訪萬榮車站,此時才早上還沒7點,學校的鐘聲睽違了兩個月終於再度向學生們招手,大門也再度敞開,路上小學生三兩成群,哎呀!都忘了今天是9月1號,中小學開學的日子,看著一群群小鬼頭打打鬧鬧的上學去而我們還在旅行,婉瑄很沒同情心的開心了起來。

啊,看著他們的背影,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背著大大的、不便於跑步的書包,走著走著,走過那家不常去光顧的早餐店,走著走著,走過那棵大大的大榕樹,走著走著,走過街角的柑仔店,走著走著,走過必經的小公園,走著走著,走過下午會開著、誘惑著我的炸貨店,然後,踏入了學校。

2008 9 1 (125).jpg   2008 9 1 (7).jpg

回到被蚊子攻擊的太巴塱部落,就像大部分的原住民部落一樣,這裡被稱做太巴塱文化園區,一塊木牌豎立著,用模仿圖騰古老的筆觸,畫下附近的各個景點,環顧四周,有些老人坐在屋前抽著香菸,不時投來敵意的眼光,無聲的問:「你為什麼隨便出現在這裡?」,刻板印象中的原住民的好客,似乎早已被外來遊客以及政府給磨光了。

剛剛經過的太巴塱國小,有著許多原住民風格的裝飾,不時的提醒大家,這裡是原住民的地盤,究竟是怎麼會出現這些似是而非的仿冒品的呢?是偉大政府的補償心態?還是敷衍了事心態?就像那塊木牌一樣,做了些裝潢改了名字叫文化園區就自認為是個平等對待原住民的好政府嗎?

台灣人看待原住民的方式實在太病態了,不是認為原住民都是壞蛋,就是一味任為圓住民都是好人,拜託,他們也只是個人啊!

2008 9 1 (23).jpg   2008 9 1 (26).jpg

順著指標找尋砂荖古井,突然發現一件事情,不管是昨天在193上奔馳,或是剛剛在找路,鐵製的路牌都是歪的!這就是花蓮的特色吧,常常讓我們和目的地擦身而過,直到覺得不大對勁,只好回頭向當地居民問路,也因為這樣,才得以稍稍有點機會讓不主動的我們和當地居民聊上一兩句話。

道路兩旁仍然是一望無際的農田,在找不到路的時候,充分發揮了安慰人心的功能,不時有磚窯聳立在農田中,由紅磚堆疊而成的磚窯,有著高聳的煙囪,像個巨大的到草人,醒目地紅衣提醒不懷好意的麻雀們,別打這兒田地的壞主意。

在筆直道路的盡頭,連接到了一座小聚落,在那轉角赫然就是那砂荖古井,它靜靜地坐落在一間專為其設計的小涼亭內,雖稱作古井,但看起來一點也不顯老,井身的磚塊被換成了大理石磚,靠近井口的邊緣還貼上大理石磁磚,井口用塊大理石製的蓋子蓋住,我試拉了一下,很沉!看來古井在現代社會已失去功用,於是將其封印,以免發生意外,從古井位於交通要道來看,它以前對村莊來說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但現在也只能默默地坐在角落,只有年老的農夫下田農忙時經過,才偶爾懷念起當時的古井,並心存感激吧。

2008 9 1 (30).jpg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