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8 31 (3).jpg

2008 8 31 (日)

AM 4:00

新城仍沉睡在一片昏黃光暈中,悄悄地爬出睡袋、整裝,就怕打擾了這片寧靜。
靜靜地來,靜靜地離開,像是清晨的夢一般,隨著薄霧,在第一道陽光下,不著痕跡地消逝,只留下淡淡的回憶,對這裡的人們來說,我們只是個過客,或許除了那個小女孩外。

去追尋日出吧!

沿著193縣道,轉動的前輪排開厚厚濃霧,馬上又在身後癒合,在漫長的路上,時間感早已麻痺,彷彿全世界已悄悄停止轉動,曾經穿過的那些靜謐小漁村,像是和我們處於不同時空般的沉默,漆黑道路不斷向前方延伸,向那看不見盡頭的前方延伸...

就算前方突然出現個小時後的自己,我似乎也不會太訝異。

唯一能提醒我們仍走在正確道路上的,是偶而出現的昏黃路燈。

2008 8 31 (5).jpg

AM 5:00
天氣:陰,多雲

七星潭的天空灰濛濛的,海也被染成同樣的黯淡,遙遠的地平線那端,厚重的雲層壓得海天交界更加的不明顯,只見淡淡的晨光微微的滲出,透著玫瑰紅的魚鱗在天空閃耀,但陽光仍害羞得躲在雲層後頭。

今天應該是看不到日出了。

也許當地人早已知道今天的日出無望,也許遊客還在溫暖的被窩中坐著美夢,總之,早晨的七星潭冷冷清清,完全不若別人口中那般的熱鬧擁擠,我鬆了一口氣,找個地方坐下來,靜靜地看,就只是靜靜地看。

漁船像小火車一般,噗噗噗冒著黑煙,來回在沉靜的海面上巡弋,趕著在第一道陽光前,撒下第一道,或最後一道網。

嗅著稍鹹的海風,透明如白開水又帶點翠綠的海,隨著浪潮一起一伏,被琢磨至發亮的鵝卵石,在澄澈的海水下跟著節奏輕輕翻滾,像兒時玩過的彈珠般,發出"叩囉、叩囉"清脆的聲響。
有的時候,我很愛像現在一樣,慵懶地賴在一個地方,讓思緒溶化在微微的涼風中,身體裡充斥著海潮的呼吸聲,不禁讓人相信,她不只是會唱歌的海,更是一片擁有自己生命的大海。

2008 8 31 (20).jpg

2008 8 31 (16).jpg   2008 8 31 (35).jpg

海潮輕柔地在耳邊呢喃,身心不自覺地放鬆了下來,是的,海有一種使人平靜的魔力,能輕易擄獲心靈,不發一言,卻又訴說著千言萬語:「你看,這裡海水多麼清澈,這裡的卵石多麼晶瑩剔透,來嘛,再近一點來看.......」

涮!

還未意識到,浪已打了上來,而海早已躲回遠處竊笑,看著我們這些輕忽大海的人狼狽地逃回灘上,這時我才稍稍了解海的瞬息萬變,無怪乎那些以海為生的人或民族,會對海如此的崇拜與敬畏。

2008 8 31 (28).jpg

遠處,在厚重的雲層上方,太陽緩緩地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充滿神力的陽光傾瀉而下,一掃之前的寒意,將黑暗與寒冷逐向西方。

2008 8 31 (42).jpg

我喜歡這樣子的七星潭,在廣闊的天和海之間,時間在這已不再重要,放下平時煩惱的一切,我們像小時候,第一次來到海邊的情景,玩石頭,潑水,想辦法把對方埋起來......。

不知不覺中,陽光逐漸增強,催促著我們,該繼續前進了。

2008 8 31 (43).jpg   2008 8 31 (50).jpg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