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賣場的收銀機小姐手指俐落地劃過千元大鈔的邊緣。

嗤!

一聲清脆的聲響,千元大鈔被撕下了一角,年輕人眉頭一皺,某種東西"登"的一聲在心底蕩開。

「這沒關係的。」,察覺到年輕人的反應,收銀機小姐趕緊把鈔票收了起來。

年輕人沒回話,接過發票,沉默地走出賣場。

天空陰鬱、沉重,充滿壓迫感地盤旋在行人頭頂,大多數人被壓的抬不起頭,只能加緊腳步匆匆路過。

年輕人騎著腳踏車,看了看上面,烏雲們聚在一起竊竊私語,「預兆。」,他心想。

 

涼風開始吹起,從前天驚蟄起延續到今天的雨水似乎又要開始下了,想到這,年輕人不由得加快了踩踏,想在被第一水滴到前趕回家。

遙望前方,綠燈剩十秒。

「可以的,過的去的。」,心想,像是給自己打氣般。

卻仍眼睜睜的看著最後一秒消逝,綠燈轉為紅燈,橫向車道開始活絡了起來。

煞車發出無奈的唧唧聲,乖乖的停在白線之後,這一耽擱,空氣的溼度又更重了些,像一團隱形薄霧圍繞在身邊,甚至可以感覺到小水珠穿透身體的沁涼感。

 

隨著雲層漸漸昏暗,年輕人不禁跟著煩躁起來,紅綠燈還有50秒,眼角瞥見身旁的警察局,白色的瓷磚映上灰暗的雲層,像花襯衫上的一塊白色油漆汙垢,頑強的聳立在街角,刻意強調自身的存在,卻和周遭格格不入。

「又是個預兆。」,在心底,那某種東西越來越清晰了,像一團白光,無法忽視,又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剩十秒。

 

一輛警車開回警局,兩個警察從中走了出來,職業病地朝人群望了望,其中一位拍拍了拍另一位的肩,便朝年輕人走了過來。

年輕人嘆了口連自己也察覺不到的氣。

第一位警察開了口:「不好意思...」「是假鈔的事吧?」年輕人馬上接口。

驚訝之餘,第二位警察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馬上被第一位警察打斷,「這麼說你認罪囉?」

「我只是知道你們為什麼找我,但我和假鈔可沒關係,在大賣場用的那張一千塊是我今天才從提款機領出來的。」

「總之,請你和我們回局裡一趟。」雖然好像什麼事都被看透了,第一位警察仍冷靜的拋出這句話。

年輕人看著天空,再度輕嘆了一口氣。

 

雲,終於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一個失足,希哩嘩啦的落了下來。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