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總是悄悄的來臨。

台中的春天有許多徵兆,剛開始是黃鵪菜花園偷偷的探出頭來,接著小葉欖仁黃掉了一樹的葉子,準備換上鮮綠的春裝,大葉小葉桃花心木也不落人後,在樹下鋪了一層金黃地毯,讓小小螺旋槳能安全的降落;各種花也都在盛開,前陣子的茄苳,把底下的車子都漆成綠色(車主應該很傷心吧......),今年大開的流蘇花,花瓣像雪一般緩緩飄落,洋紅風鈴木,粉紅地像平地的櫻花樹,番茉莉開出白紫兩色花,台灣紫珠綻放了一連串豔紫的煙花。
沉寂了整個冬天,捱到了春天,澤蛙們小試歌喉,不確定似的輕叫幾聲,有時鼓起勇氣大合唱一番,旋又沉默了下來,好似說:伙伴們,夏天還沒到啦,繼續睡吧!
只有森林系館的大肥貢德氏赤蛙不一樣,汪!興高采烈地大唱特唱。汪!真不愧是有狗蛙之稱,叫聲和狗兒們可說是一模一樣。汪!竟然在我們考試時快活的大叫,真是太可惡了!汪!忍不住尋找他的藏身處,翻開石板,只見一個小胖子慌慌張張地躲進水底,哈!看你還囂不囂張!

春天的鳥兒們,是心花怒放的。
早在第一批小葉欖仁落葉之前,許多鳥兒們早已做好了愛的小窩,而當小葉欖仁在一夜之間落光時,紅鳩媽媽只好一臉傻眼的樣子從昨天還很隱密的窩邊向下望,紅鳩爸爸也只好繞遠路回家。
灰面鵟鷹呼呼地從南方飛了回來,經過台灣,返家的心驅使他們再次振翅北飛,連一刻也不願多留,也許是他們的家比台灣更加的美麗吧?
燕群們乘著大風在空中滑翔,像踩著看不見的衝浪板在看不見的浪上衝刺著,但旋即又靈巧地輕振一下翼尖,做個衝浪手做不到的大轉彎,空氣顫過羽翼,產生的振動傳來風的信息,刺激著靈魂,快感催促著身軀趕上風頭,赤腰燕、小雨燕、家燕、洋燕,左迴旋、俯衝、急速爬升,嘩!360度大迴轉!
草地上,小小麻雀們不理會上頭,高興的亂叫的燕子們,忙著到處抖抖跳跳,一邊想把冬天屯積下來的脂油球甩出體外,一邊和同伴聊著鄰居大白鵝的八卦,一邊還要注意不要被腳踏車撞到,啊!是麵包屑!啪噠啪噠吱吱喳喳!又胖回來了......

看!黑板樹的棉絮從眼前飄過,聽!夏天的腳步聲,漸漸近了。
創作者介紹

傻剛的翼想世界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