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9 8 21 (五)

早上  探尋愛河上游

依照如下的路線沿河岸探尋:
在自由一路與同盟一路、大順一路交叉口之間有一愛河河道,由兩河道匯聚而成,一南一北,南者由東往西北流,為寶珠排水溝,北為愛河中游,沿著此河道往上遊走,經過慈濟靜思堂,過大順路後,改行河岸自行車道。
一路經過河堤公園,河道穿越裕誠路和天祥二路,過天祥路此處為兩支流匯聚之處,一西一東,西邊河道已被水泥蓋覆,成為地下排水溝,東邊河道穿越民族一路,流向文藻外語學院,河道沿其圍牆北去。

愛河雖然在幾年前聽說整治成功,不僅臭味沒了,河水變清澈,還成為高雄的著名景點,帶動了附近的商機,但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過了主要下游流域後,愛河馬上回到了以前的模樣。

這次其實還沒探到上游段,中游段真是慘不忍睹,撇開台灣一貫的水泥化河道作業不談(這我也沒能力談),河水是汙濁而黑的,河道兩旁堆積了許多汙泥,常常可以看見擱淺的大型垃圾,一整段路騎下來只發現一隻小白鷺,真是太慘了。

但往旁邊一看,阿公阿嬤正在河堤公園裡運動,有許多騎士正悠閒地騎著自行車,公園裡林蔭蔽日,十分涼爽,市政府特地在河道上打造了許多橋,各有特色,為夜景增添一份情趣,但是從橋上往下望卻望不穿底下那汙水。

這,就是政府的態度啊,凡事由最能彰顯功勞處做起,也難怪這個國家會變成這樣了。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9 8 20 (四)

PM 4:30 - 6:00  鳥松濕地

第一次下午去鳥松濕地晃晃,不知道時間點不對還是其他的原因,感覺鳥種沒很多樣。

白頭翁和綠繡眼不若早晨般嘈雜,或許是快到睡覺時間了吧?在池塘入口處附近遇到一隻不怕人的紅冠水雞!離我只約兩隻手長的距離而已,還怡然自得在清澈淺水處撈撈啄啄,身旁有一隻灰色調,嘴尖尖,似乎仍是紅冠水雞的幼鳥,但體型又比這隻成鳥大一丁點,真是讓人疑惑。(之後再補照片吧)

這時三隻小鴨沿著岸邊經過,媽呀,竟然還比紅冠水雞媽媽還大隻,若非如此近距離的比較,還真看不出來呢!

 

補:觀察發現夜鷺的背部顏色很多變,從黑色到帶點藍色、綠色到淡灰色都有,我猜是個體差異吧,像前天看到那被我嚇到的可憐夜鷺背部就是黑色,讓我想起大一第一次保育週展時我畫的夜鷺。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 8 20 (四)

早上  壽山

很久沒有爬過壽山了,大約隔了八年吧,直到最近開始想再去逛逛。

在台中的我從來沒遇過腸胃方面的問題,也是到了高雄才發現,不知道是早上腸胃不好,還是有定時排泄的習慣= =

壽山給我的感覺和大坑很像,一樣悶熱的空氣,一樣毒辣的太陽,一樣有許多運動的阿伯,唯一少了卡拉OK的聲音,使我能更清楚地聆聽整座山。

但是...壽山感覺好安靜啊,沒有幾隻五色鳥,也沒什麼蟬叫,比台大還安靜...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 8 19 (三)

約早上6:30  鳥松濕地

說不定我已經習慣早起了,一大早繞著鳥松濕地散步,白頭翁綠繡眼仍如往常般成群結隊一起聒噪,都市三俠中唯獨少見麻雀,或許是因周遭無開闊草地吧?

在步道旁,一位爸爸指著草叢要兒子看看,好奇地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原來是三隻自言自語的小鴨,身上絨毛尚未褪去,但身邊不見母親的身影,為什麼呢?

昨天發覺的,被莫拉克颱風吹倒的榕樹,仍倒在步道上,使行人只好跨越才得以前進,沒了屋頂的賞鳥小屋,入口處被鋸成一段段的鳳凰木,雖然事發當時不在現場,卻從他們身上,隱隱約約了解了一點。

每天總是比前一天要發現多一點新事物,今天繞著濕地時,赫然發現四隻翻著白肚的小烏龜,像這種時候,到底該要有什麼樣的心情呢?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 8 18 (二)

AM 5:20  鳥松濕地

從台中回高雄第一天睡覺,不知為何凌晨四點就醒來,翻來覆去到了四點半終於躺不住了,起來找事做。

往鳥松濕地的路上,只有7-11和永和豆漿仍亮著潔白的日光燈光,漆黑的夜空中,掛著一輪眨眼微笑的月亮,這也許是給四點起床的我的獎勵吧?

雖說是太陽尚未昇起的夜晚,但地平線卻似乎有了些跡象,那略呈紫色的地平線,是我的一廂情願?還是真的有那麼一回事?

在鳥松濕地上空,許多蝙蝠藉著陽光照進濕地前的最後一絲黑暗,辛勤跳著蟲子們的死亡舞曲,我知道在白天時,燕群會佔領濕地領空,開心地翩飛,沿著上下兩片天空的交界滑翔,我卻不知道,在夜晚降臨後,蝙蝠接管的夜空,讓湖面上的舞蹈不至於冷場。

繞到濕地的南側,躡手躡腳地踩在木板道上,卻還是驚動了一隻於垂柳樹叢下捕魚的夜鷺,他慌張的想逃離,卻無奈翅膀寬大,脖子又長,被柳枝擋住出路,一陣手忙腳亂後,終於緊緊抓住一根枝條,緊張的看著我。於是一人一鳥互相注視,情勢十分緊張,那鳥怕我突然發難,衝過去吃了他!而我則怕一個眨眼,他就趁機逃走,我倆相距不到五公尺,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打量這美麗的生命,卻是在一個尷尬的情況下。

我決定打破沉默,掉頭,再繞一個大大的圈子,遠遠的繞過他,希望讓他知道,我是毫無一絲想要把他吃掉的念頭的!而他並沒有被我的舉動嚇到,歪著頭打量著我,直到我漸漸遠離,他仍停留在原地。

但當我再跨出一步時,又嚇到了另一隻夜鷺,這次,這位可是毫不留情的飛向湖對岸,留下被嚇一跳的我。

傻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